超凡黎明 第0007章 诡异(新书求支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包厢之内。

    鲜血铺地,女尸躺在中间,身上还有一个五芒星法阵,五个角内各有一个充满神秘气息的符号。

    怎么看,怎么有一种邪恶的味道。

    ‘要是不成功,我除了杀人罪之外,还要加一个邪教徒的称号了……’

    苏鲁木着脸,用古希伯语,沉重地吐出咒文:

    “我祈求黑暗的眷顾……”

    “我引导月亮的力量……”

    “那徘徊在黑暗中的灵啊……以我,施术者苏鲁波特利之名义,召唤你们返回!复苏吧!!!”

    古希伯语是超凡世界的通用语,音调奇异。

    配合着低沉沙哑的咒文,荡漾在四周,营造出可怖的气氛。

    桌上的蜡烛骤然一暗,地上碧翠丝的尸体似乎动了动,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失败了!”

    苏鲁头疼欲裂,脸色凝重。

    他连超凡者都算不上,而这个技能等级又很低,失败才是正常。

    咚咚!

    更糟糕的是,外面的走廊上,已经传来脚步声。

    ‘如果我是幕后黑手,肯定要让人过来捉奸在床……呃,虽然不是这个意思,但道理一样,没多少时间了。’

    苏鲁强忍着恶心头疼,重新念诵咒文。

    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到底,他性格之中,蕴含着一种执拗。

    并且,伴随着不断熟练,至少他念诵咒文已经变得很流畅,不再结结巴巴。

    而找到感觉后,自己吐出的音符也变得越发飘渺,仿佛冥界的赞歌。

    “先生?请问需要帮忙么?”

    房间内的异常,终于引起注意,门外传来侍应生的喊声。

    苏鲁的脑袋越发沉重,到了最后一句。

    ‘不好……怕是还要失败!’

    一种预感,立即浮现在他心头。

    外面,声音愈急,已经发展为拍打,差点就要撞门。

    “……以我,施术者苏鲁波特利……的名义……命令你,复苏吧!”

    苏鲁脑袋昏昏沉沉,将最后一句咒文吐出。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最后一句嘟囔之时,他发声低微,又似乎掺杂了另外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一加入,地上的五芒星法阵立即闪动猩红色的光华。

    “成功了!”

    苏鲁一个激灵,感觉脑袋一下变得精神起来:“怎么回事?我感觉快要失败了啊?最后的声音,似乎还掺杂了一个……”

    他脸色瞬间变了。

    因为在仪式最后,他似乎听到了另外一个存在的呓语:“以月亮的名义!”

    嗡!

    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碧翠丝的尸体上,五芒星的法阵闪烁血红色的光华,蓦然大亮。

    苏鲁闷哼一声,几乎瘫倒在地:“该死!”

    这一刻,他又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果然不是超凡者!

    纵然施法成功,但没有相应的‘法力槽’,因此这个术法,抽取的就是他的生命力!

    属性栏上,体质一栏的0.9,顷刻间狂跌到了0.6!

    对苏鲁而言,就好像被一瞬间抽掉了不少血液与骨头,脸色一下苍白,萎顿在沙发上。

    嗡嗡!

    他勉强睁开眼睛,发现地面上的血泊此时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蠕动回流,进入碧翠丝的胸口。

    当血液都回流之后,伤口自动愈合,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中刀的一幕。

    到仪式最后,碧翠丝身上的五芒星法阵也飞快缩小,来到额头,似乎形成了某个烙印。

    光芒一闪,烙印立即消失,融入皮肤之中。

    苏鲁却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与另外一个存在相连,好像一条绳子,对面牵着某条小奶狗。

    “成功了!”

    他挣扎着,发出一个指令:“站起来!”

    碧翠丝的尸体动了动,从地面上爬起,面无表情,眼珠转动,盯着他。

    ‘这有点渗人!’

    苏鲁勉强收拾了一下,打开正在被撞击的房门,满脸不耐烦之色:“怎么了?”

    “呃……”

    门外,原本一脸焦急的侍应生差点摔了个狗吃屎,飞快扫视一眼。

    嗯,一男一女,衣衫不整,男的脸色苍白,这是消耗了多少体力啊?

    他有些尴尬,但还是咳嗽了下,问道:“先生,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不……需……要!”

    苏鲁刚有了一个开口的念头,一个女声就从背后传来,是碧翠丝,或者说,那个尸姬!

    “抱歉!打扰了!”

    侍应生满脸尴尬的笑容,连忙关上门。

    苏鲁转过身,觉得仿佛见了鬼:“狗屎!你还会说话?”

    尸姬是最低级的仆役,简单而言,就是操纵尸体,仿佛马戏团的玩偶娃娃一样,根本不可能说话的。

    或许那些黑巫术大师能做到这点,但绝对不包括苏鲁!

    ‘所有的超凡仪式都十分危险,因为你不知道它最终的结果会导向何处……特别是偏向黑暗一类的,有很大可能会导致极为可怕的结果……’

    一段猎魔知识浮现出来,令苏鲁打了个寒颤。

    他注视着碧翠丝,不知道为何,感觉变成尸姬之后的碧翠丝,皮肤更加苍白晶莹,带着一种冰山美人的气质。

    “起立、坐下、伸手、抬腿……说话……咦?怎么不说了?”

    他又试了试,发现自己制作出来的尸姬,绝对是产生了某种变异,不是简单的扯线木偶,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指令,进行半智能化操作。

    ‘好像……搞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若是产生仪式变异,出现坏结果的可能性几乎是九成九!’

    “算了!”

    苏鲁检查了下包厢,发现之前的血液回流实在帮了大忙,整个包厢除了有些乱之外,没有一滴血液留存,连自己与碧翠丝衣服上的血液,都回流进了尸体中。

    他立即穿上外套,命令碧翠丝跟在自己身后,一前一后地出了包厢。

    ‘先去人多的地方转一转,然后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苏鲁好像情侣一样与碧翠丝分别,却暗暗下了指令。

    这指令的潜在意思,就是为我制作不在场证明,再死得远远的。

    如果是普通的尸姬,离开施术者一定距离,就会直接‘断电’倒地,但这具显然不同。

    由于变异尸姬的不可控性,苏鲁丝毫没有研究的想法,只想离麻烦越远越好。

    ‘对不起,碧翠丝,愿你的亡灵得到安息!’

    望着对方的背影远去,苏鲁松了口气,紧了紧衣服,准备去找个人多的地方定定神,同时为自己做个不在场证明。

    ‘这件事……不会这么结束的……’

    ‘该死……我的约会怎么会变成这样?刚才那个侍应生……他的笑容让我很不爽,虽然包厢内流血了,但我不是希望以这种方式啊混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