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上的道纹、对于大道之意大道本源的体会跟感受都是附带出来的结果,于叶拙最重要的收获还是那五重天道威严的变化。

    五年时间不觉过去,原本巍峨的五重天道威严也变得消瘦了许多,粗略比较的话,大概要比最初时候弱了九成还要多一些,换言之,叶拙已经剥离收服了九成多的大道之意变成了自己金丹上的道纹,事实上,单论数量其实还要更多些,只因为每一重天道威严之中并不是每一道大道之意都有相同的威严,叶拙本来大体上就是由弱到强,先弱后强这么来收服的。

    依着最初时候的想法,每一道如山般的天道威严之中都蕴着近百道的大道之意,算算剥离九成的话,叶拙金丹之上足该多出数百条的道纹痕迹才对,如今却只有叶拙金丹上多了三十多条道纹痕迹。其中的差别却不是因为当初的时候叶拙是感应有错,而是到真正体悟的时候叶拙才发现,有很多自己以为是又一种大道之意的气意其实是其他几样纠结在一起的产物,就像红绿蓝三种颜色混合之后会出现绚烂不同的许多颜色一样,自己开始压制进而收服有所体悟之后,就会追本溯源发现它们的本质,一道大道之意直接分解,没有再出现新的道纹痕迹,而是添入加强了原本已经存在的道纹之中。

    大道可以相融,可以分解,这自然也是叶拙对天地大道本源的又一重深刻认识,同样也是这些年中叶拙的收获,或许还是很重要的收获。依着这个感觉,叶拙甚至觉得自己金丹上的三十多条道纹痕迹都有多,只是因为自己的境界不够高,无法再有更深的领悟,才无法让它们继续分解组合。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句修真世界尽人皆知的话语是这几年里叶拙经常拾起的话,他不止一次想过,自己金丹上的道纹痕迹应该就是自己对于大道本源认知的体现,三十多条就是自己当下的水平,或许以后还能更进一步,每每能分解一道融于其它,可能就表示自己的境界有所提升,若是能够减少到三,甚至二,甚至一,甚至于无,叶拙暂时还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场景,但真要有那样的存在,境界绝对是自己想象不到的,唯有一点叶拙可以肯定,就算是留下天道威严的那几位元婴大能也远远不够,甚至在这个层面上讲,他们跟自己,跟最普通的金丹修士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这些都是旁话,远话,叶拙也是因为进展顺利,休憩时候才有闲情去遥想一二,不过最近这段时间里,叶拙却是没了这份逸致了,每每停下时候,心中所想的也依旧还是识海之中的那五座天道威严。

    无论是以大道之意数量论,还是以自身的实际感受论,原本如山般的五重天道威严都已经弱了九成之多,以此而推,最多再有几个月叶拙就

    该大功告成,将这个麻烦彻底瓦解。但叶拙自己却知道,事情并没有这么容易,不要说几个月,叶拙都担心再有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自己是不是就能够如愿的。

    只因为留在最后的也是最难的,其它的也就罢了,只是更难些,叶拙至少还有信心能够如之前这五年来已经无数次一样将他们压制收服,添到自己的金丹之上,或者新的或者旧的道纹里去,最多只是多费点时日,多耗点心神。真正让叶拙感到为难,甚至试过几次之后连信心都被打击的没有多少的是这五重天道威严之中最核心的一道或者两道大道之意,不出意外的话,也就该是那几个元婴大能领悟最深刻的大道法则,大概也就是他们曾经铸就金丹时候领悟到的金丹法则了。

    并不是最近才有了这样的感觉,事实上,早在两三年前时候,叶拙已经有过尝试,当时的叶拙自然也奈何不得,只不过那时候的叶拙奈何不了的不仅仅这几道,许多足够凝练的大道之意都在他的能力之外,包括之前已经收服的里面也有,正是因为有着之前的经验,叶拙相信只要随着自己收服更多,对大道之意有更深的体悟之后,这些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事实似乎也是如此,后来这两三年里,一道又一道原本无法撼动的大道之意也都先后被叶拙从那天道威严之中剥离出来收归己有。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五重天道威严所剩的大道之意越来越少,叶拙的心情却是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了,尤其到了最近这几个月,眼看着自己就要没得等待,必须要面对最后的几重大道之意的时候,自己偶作试探却还跟好几年前时候一般无二,不要说压制收服,甚至连一丝撼动的迹象都不曾感受到,叶拙就知道最后这些才是自己真正的麻烦所在了。

    都说行百里者半九十,但于当下的叶拙而言,恐怕前面的九十都只能算是起步,如果最后这十里路不去走或者走不通,自己就跟这几年什么都没做也差不多少,自己的神魂依旧还只能在识海一隅偏安,看似已经瓦解了九成之多的天道威严一旦出现什么动荡,自己的神魂依旧难逃灭顶之灾。

    “大爷!”再一次休息之前试着催动神念去触及了一下那五重天道威严之中某一道最核心的大道之意后,叶拙也再一次暗骂出声。

    叶拙自己也早就到了金丹之上,神魂境界还要高出自己的金丹境界,加上这么些年每天都在体悟各种大道之意,到了现在,说对大道的认知是金丹境界第一人或许有些夸张,比如身边真实境界还要低一些的狐灵儿叶拙就要自认不如,但叶拙也绝对相信自己不会比其他那些金丹后期金丹大圆满的修士更差多少。对于自己当下所面临的问题,叶拙其实也明白它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不是别的,还是自己的境界,或者说是自己

    跟元婴大能之间的差距。

    不同于其他那些,这几道元婴大能修士最精深的大道法则才是他们境界修为的真正水准,所凝出的天道威严也才是他们对于天地大道最深刻的领悟,而这样的领悟显然已经超出了自己如今的水平,这才是金丹元婴之间最根本的差距,而这个差距显然不是用时间,用水磨的办法就能够弥补的。

    猜到了问题根源,解决办法也就很容易想出来了,其实也很简单,叶拙十分确定,只要自己的境界足够高,高到对天地大道的领悟足可以跟那几位元婴大能相比,或者只要能接近到某种程度,这个问题便不再成为问题,自己就能如之前那许多以及剩下的里面除了最核心的几道之外的其他大道之意一样,靠着点滴体悟就能慢慢压制进而收服收为己用,同样都化成自己金丹之上的道纹痕迹的。

    但这显然是另一个同样难成的难事,叶拙不清楚究竟要什么样的境界才能够,但肯定不是自己当下的金丹境界,至少也要成就元婴才有可能,甚至其中部分要到元婴中期才能。

    出自被人称之为罪岛的离云岛,千万年来无数族人筑基境界的都没有几个,自己能够修炼到如今成功铸成金丹已经是前所未有之事。叶拙也因此而生出一丝遥想,遥想自己将来能够更进一步成就元婴境界,但也只是偶尔闪过的希冀之心,或者说叶拙冲击的干劲儿。不出意外肯定会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但到时候能够成功的把握,却是半点也无,叶拙更更没有想过自己就一定能够成就元婴的,偌大南天域总共才多少个元婴大能,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亿里挑一才成就的,落在他们身后的是无数的失败者。

    更何况,如今叶拙识海之中多了这么几重天道威严,让自己的神魂难得全力去做什么,就像戴着脚镣跳舞一般,其中难度又要成倍增加,就算原本就那么一丝希望,到了如今怕也被全部抹去了。

    让叶拙心生忧虑的还有那一片不可知区域,虽然到现在为止,那里依旧一片平静,甚至还为自己的神魂提供了庇佑之力,但叶拙也绝不敢就觉得它是安全的甚至是友好的,叶拙总有一股感觉,它一定也会有异动的一天,指不定就在哪个关键的时候就会出来捣乱。

    原本的一条通常大路,自己只要一路走下去就好,如今却发现前方已经没了光亮。自己的修炼没了前途,也就表示自己从小竖起的掀翻天之诅咒禁制的愿望也没了可能,如此这般,叶拙又哪里能不生郁结之情。也就是从小经历的事情多了,才没有被压垮,至少到自己的境界修为没有提升到不可提升之前,叶拙依旧还会走下去,但面对着自己撼之不动的最后几道天道之意时候,叶拙心底那点希望火苗却是不受控制的弱了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