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拙,你好厉害。”虫母小家伙满眼冒星星的看着叶拙,崇拜出声道。

    听到虫母小家伙的夸奖,叶拙却是先摇摇头,而后才笑笑道:“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的。”

    “嗯?”虫母小家伙有些疑惑的看看叶拙,眼里冒出了不解跟好奇之心。

    叶拙却没有急着去跟她出声解释其中缘由,而是心念一动再次催动了身后风雷翅,又一阵隆隆声中,又一道雷光从高空霹雳而下,熟悉不过的神通术法,跟刚刚最后一击相差不大的动静威能,虫母小家伙一时间还有些茫然,刚刚不知道叶拙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会儿也不清楚叶拙是在做什么,在小家伙看来,叶拙自身境界突破,从之前分别时候的金丹初期到了金丹中期,法宝也晋升了品阶,从原本的法宝变成了如今的灵宝,威能有如此变化不是也很应该吗,难道叶拙之前根本没有试过它的威力?这好像不是叶拙的性格啊,对于自己的手段,叶拙可是一向都会做到心中有数的。

    虫母小家伙对叶拙的了解足够,对于自己,无论是神通术法,还是法宝武器,又或者自身的肉身经脉,气海金丹、识海神魂,叶拙都会尽可能的了解透澈,风雷翅自然不会例外,更何况添了一对龙鳞羽翅之后,直接从法宝晋升到了便是那些上门大宗一世两山出身的金丹修士也没几个人拥有的灵宝,叶拙又怎么会落下试验验证它的威能的。

    只是虫母小家伙不知道,这一对风雷翅刚刚展现的威能却是在晋升灵宝的基础上又提升了一截,不是全部,只是其中的雷动九天,这一点不要说才刚刚见面的虫母小家伙,便是叶拙自己,在刚刚施展之前都还不曾知道。

    要知道,基础越高,同样的比例的提升越是难,无论是修士自身的境界修为,还是法宝的威能都是如此,一个金丹修士一天的修炼或许比一个炼气镜修士一个月甚至半点的都还要更多,但一个炼气镜修士修炼几个月就能从炼气一层提升到炼气三层四层或者更高也不一定,一个金丹修士却可能要数百年才能堪堪再破一重境界。法宝亦然,别的不提,只说叶拙的风雷翅,之前时候,哪怕添加一枚灵羽翅,施法时候威能都会有明显的变化,但添了那两枚龙鳞羽之后,不要说一枚两枚,便是十枚八枚加进去,都不会有太大的不同,不是那一枚两枚十枚八妹真的没了作用,只是因为比较的基础有了不同。

    换言之,已经到了灵宝之上的风雷翅,叶拙肯定还会不断往里面添加更多的灵羽翅,但却已经不指望普通的六品甚至七品灵羽翅能让它提升多少了,依着叶拙的估算,一百根以往的用的五品六品灵羽翅都比不过一片龙鳞羽的十分之一,便是凑足了千羽之数,自己的风雷翅也就是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提升两三成最多三四成的威能。但是就在刚刚,那一

    道雷光的威能已然比叶拙之前试手时候提升了三成不止,这等变化,却是叶拙未曾预料到的。灵宝级别的风雷翅催发的雷动九天神雷之意本就已经霸道之极,在此之上便是提升一分半分都是极难之事,更何况是三成之多,若非如此,叶拙依旧有足够的底气将那人震慑,但绝不会有这么干净利落。

    如此始料未及的变化,即便是绝大的好事,也同样让叶拙心惊,也就是杀伐历练的事情多了,尤其最近死而复生的这一遭让叶拙的心志更加的坚定,否则,或许当时也会愣怔一下断了施法也不是不可能。

    此刻那人已经远去,身旁只有虫母小家伙,却是不用再遮掩什么了,面对这样的变化,叶拙自然要琢磨清楚才好。不过其实叶拙心中已经有了猜测,随着第二次催发,再次感受确认那并不是偶然引发,比如正好自己催动风雷翅的时候,天空之中也碰巧正有一缕九天神雷气意闪动被勾连到了一起之后,叶拙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了,风雷翅雷动九天之威在龙鳞羽的基础之上又提升的这三成威能,是因为自己之前撩拨收服的雷行大道之意,又或者说是自己金丹之上留下的那一道痕迹。

    思及此处,叶拙心念微动散去雷光,随即双手同时轻轻一挥,左掌一缕木行拳法,右手一道水元云气,同时闪现出来。

    稍作感应之后,叶拙脸上喜不自禁,挥手间拳意、云气也散去,又挥手凝出一道同样基础的土行之法时候,一阵朗笑声起:“哈哈,果然如此。”

    木行拳意、水行云气论威能,自然不能跟刚刚千羽风雷翅引动的九天神雷相比,叶拙想要感受的也不是它们的威能,而是它们比之先前时候的变化,跟以往自己施放同样的术法,以及跟自己施放其它的五行之法时候的不同。结果证明了叶拙刚刚的猜测,就像风雷翅雷动九天一样,蕴着木行、水行之力的术法威能虽然依旧入不得叶拙之眼,但同样要比原本提升了一大截。

    再扫过自己识海五重如山天道威严的时候,叶拙看到的不再是威胁危险,而是一座座的金山银山大道之宝山了。都不用如最开始想的那样,还要等彻底瓦解之后再想办法炼成八灵图那样的法宝,只要自己将它们一道道的撩拨进而收服,就已经可以融入自己的实力之中。虽然如此利用大道之意远不及自己铸就金丹时候领悟生机死意大道法则那么深刻,但已经足够让叶拙喜出望外了,已经灵宝级别的风雷翅平添三成威能,若是一步步来,不定什么时候费多少的心神努力才能做到,如今却只因为自己收服了一道雷行之力便已经达成,如何不让叶拙异常欣喜的。这是从根本上的提升,换一件法宝,又或者以后自己继续添加更多的灵羽翅,所带来的威能变化依旧都有这三成的加成,这可比只是找到一枚两枚品阶上佳的灵羽

    翅更来的直接。

    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难说就真的是什么好事,叶拙不是没想过其中还有别的隐患,只是自己识海之中五重天道威严是肯定要解决的问题,而大道之意会让自己金丹之上留痕也不是叶拙所能控制的事情,其中便是有什么隐患,以后可能会有什么麻烦也已经是注定的,叶拙断不可能因为将来的危险就放任当下不去理会,在这个意义上讲,因此而带来的任何好处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事无疑。

    雷行之力如此,风行之力也该如此,很快,叶拙就已经决定了下一个要撩动收服的大道之意目标了,之前感受时候已经有过发现,只是因为那一缕风行大道之意要更强几分,叶拙并没有将它列入最开始的计划之中,但如今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却是立刻改了主意了,自己的风行万里是保命之法,便是一丝一毫的提升都可能是生死的不同,更何况三成这么多,到时候,或许不能持久,但短时间之内,自己真的能够做到一瞬千里,就像之前在无间世界那样迅疾飞遁了。

    千羽风雷翅如此,八灵图同样,等到它彻底恢复之后,便是品阶并没有如风雷翅这样有质的提升,防御之力同样也会凭空添加许多。除此之外,还有自己以后修炼的任何一门神通术法,又或者祭炼的任何一件新的法宝、灵宝,通通都如此,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目中神通破妄目以及封宝经这两样法门要靠什么样的大道之意才能如此提升,若不然也可以针对性的选择目标大道之意先行收服了。

    相比于这份意外所得,为人所知自己的行踪这件事情,甚至有些不得已还要再次扯虎皮做大旗,大张旗鼓的将这一片荒僻之地划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就不算什么了。

    原本叶拙也想过这样的做法,但叶拙觉得这是下而下的选择,若是可以的话,最好是那几个元婴大能没办法追踪到自己,大家相忘于江湖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但刚刚那个人的出现表明不可能事事都如自己所愿,至少在那五重天道威严解决之前,怕是难以彻底摆脱那几个人。如此情形之下,直接竖起大旗,显出高调倒也未尝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有那几个元婴大能作保,自己以后不用再担心还有更多的金丹修士来找自己的麻烦,而他们几个或者其他的元婴大能,有百年之约在那里,应该也不会有谁会在那之前生事的。

    至于如此大张旗鼓之下,百年之后那一场自己原本没有半点想法去参加的约会,就等到时候再看情况了,叶拙自己不过二十出头,百年还是个比较遥远的未来。

    “走,我们下去。”心情越发畅快的叶拙再次招呼一声,就要携着虫母小家伙朝下方山谷落下去,只是不等一人一虫有所动,便又双双停住,齐齐回头看出去,又一道身影浮现在半空之中,朝这边缓缓飞了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